“汛期反枯”致航运运力受损 长江多地打响“航道保卫战”
2022-08-20 20:06  By  吕进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南方财经全媒体柳宁馨,实习生吕思齐 广州|重庆报道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柳宁馨,实习生吕思齐  广州,重庆报道
往年这时,正值重庆的汛期,嘉陵江应该是波涛汹涌。但今年,作为长江上游的支流,干旱成为嘉陵江绕不过去的一个词。
8月23日,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前往现场,看到重庆石门嘉陵江和长江汇合处的洪崖洞下,仅有浅浅的一弯溪流,大片黄褐色的滩涂裸露着。
当地居民称,重庆近半个月没下雨,近期气温达到43-45度。傍晚高温稍有缓解,一些人走向河床浅滩玩耍,卖凉虾和冰粉的小贩,也挑起扁担,将生意做到了桥下。
今年,重庆出现自1961年以来最严重的极端高温天气,滚滚的热浪让河流水位骤减。根据长江航道局的数据,2021年8月23日,嘉陵江北碚站点的水位是11.26米,但一年后的2022年8月23日,却仅有0.12米。
不只是重庆,整个长江流域都受到高温的连续炙烤。在重庆、汉口等长江中下游出现了“汛期反枯”的罕见现象。在这背后,不仅仅是我国长江流域部分河流和湖泊水位降低,也使长江中下游航运受影响。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航运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高温干旱使长江枯水期提前1-2月到来,黄金航运期提前结束,这会对长江航道的运力带来明显影响,降低一些航运效率,但本身航运就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行业,此次“汛期反枯”不会对航运物流市场带来巨大波动。
与此同时,包括长江流域在内,多地抗旱工作正在推进。在8月2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要进一步做好抗旱减灾工作。科学调度水资源,多措并举增加抗旱水源。优先保障群众饮用水。保障农业灌溉用水,指导农户抗旱保秋粮。

(重庆石门嘉陵江和长江汇合处,图片/吕思齐 摄)
高温干旱导致“汛期反枯”
8月22日,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气象干旱橙色预警,江苏南部、安徽南部、河南西南部、湖北大部、浙江大部、福建大部、江西、湖南、贵州大部、重庆、四川大部等地存在中度至重度气象干旱,局部特旱。预计未来3天气象干旱将持续发展。
对于重庆当地人来说,干旱、高温的预警,已经并不是一个稀罕的事情。很多川渝地区的居民在网上调侃,自己成了“老熟人”。
滚滚的热浪背后,是明显减少的降雨。据水利部网站消息,7月份以来,长江流域降雨量较常年同期偏少4成;流域大部高温日超过15天,中下游部分地区超过25天;部分地区连续无有效降雨天数超过20天。
这带来了长江流域“汛期反枯”的现象。
在走访重庆时,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观察到,嘉陵江有些河段已经见底,石门嘉陵江大桥下河道中间大块的礁石露出。在重庆永川区朱沱镇附近,长江浅滩附近的水位不足半米,轮船停在岸边未开动,岸边水深仅没过脚踝。
以往,7-8月是长江及嘉陵江重庆段的主汛期,今年受连续高温干旱影响,上游来水减少。据地方媒体报道,截至8月18日,长江重庆段8月平均水位相比过去三年同期降低3.03米-6.06米,这在汛期十分罕见。
事实上,8月以来,长江水位下降的速度持续加快。例如,长江芜湖水位站相关负责人给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展示了8月以来的水位记录,24天来水位呈持续降低趋势。
而根据长江航道局的数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梳理了2021年8月23日和今年8月23日的长江航道主要站点水位:在宜宾、重庆、汉口、九江、芜湖站点,2021年8月23日的水位分别为7.35米、10.03米、10.94米、9.78米、6.31米,今年8月23日的水位分别为3.05米、4.15米、4.59米、3.6米、2.26米,水位下降过半。
目前,长江干流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较常年同期偏低4.7—5.7米。根据长江航道局的消息,长江中下游汉口、九江、芜湖等多地水位均达到历史同期最低。
湖北境内,因长江水位持续下降,武汉天兴洲洲头出现滩涂,武汉长江江滩的亲水平台也露出大片沙地。
此外,长江干流在安徽境内的水位下降明显,长江流域的支流情况也受影响。
一位长三角城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目前,城市外河、湖水位虽能满足提水要求,但水位均在下降,全市水利系统以“先生活、后生产、先外水、后内水”的原则合理分配水源,把抢提外水作为当前抗旱工作的重中之重。
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原院长许新宜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分析了当前的高温干旱带来的水位降低情况,他表示通常几十年都会出现一次高温干旱,上世纪80年代也出现这种特大干旱年,当时长江几乎全线停航。
上述不愿意具名的航运专家分析认为,长江航运本身有丰水和枯水期,以往7-8月是长江丰水期,10月后进入枯水期,今年受高温干旱影响,长江的汛期提前结束,枯水期提前到来,这是长江目前“汛期反枯”的主要状况。
带来航运效率降低等短期影响
长江干线连续多年成为全球内河运输最繁忙、运量最大的黄金水道。据长江航务管理局统计,2021年长江干线港口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35.3亿吨,两年平均增长率4.5%。
据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消息,今年1-7月,长江干线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20.2亿吨、集装箱吞吐量1367万标箱,同比增长1.0%、6.0%;港口集装箱铁水联运量完成21.7万标箱,同比增长86.5%。
此次长江航道“汛期反枯”、水位降低对长江航运带来怎样的影响?
截至目前,长江航道还未出现碍航情况,长江航道局各站点正在进行航道保畅工作。目前,武汉境内白沙洲、武桥、汉口、青山夹水道通过加大航标调整保证航道畅通;武汉上游嘉鱼水道即将开展维护性疏浚,以保障航道安全畅通,长江武汉航道局对长江中游水道航标和航道尺度不断进行优化调整。
长江九江段也处于低水位时期,可能出现航运风险。8月10起,九江海事局对九江水道红浮水域实施单向通航水上交通管制,白天放行下行船舶,夜晚放行上行船舶。8月15日20时起,长江九江航道维护水深为6米,目前航道部门正在进行应急疏浚作业。
长江四川、重庆航段,长江宜宾航道局、长江泸州航道局、长江重庆航道局等多个航道局,已对长江上游水道航标和航道尺度进行优化调整。长江上游多个信号台也正式开班,截至24日,长江泸州航道局已新开9个信号台,对东溪口水道、冰盘碛水道、温中坝水道等多个水道控制河段进行通行信号控制指挥。
受水位持续下降影响,长江涪陵航道长寿水道王家滩河段航道维护尺度自8月20日10时起连续五日保持调整状态,限制船舶航行配载。据长江宜宾航道局自动水位站测报数据,8月上旬宜宾合江门水位在5米左右,较往年同期偏低3米左右,长江宜宾航道局紧急增设69座枯水期航标。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了南京、秦皇岛等多家货轮公司,对方反馈暂未遇到航运困难问题。不过,据四川当地媒体报道,有货船船长反映受水位限制,货船需要减载才满足通航条件,以往能装1万4千吨的货船目前只装了1万吨,提高了运输成本。
同时,航道收窄、水位下降会对船舶交会、船舶追越造成困难。例如,长江安徽段提前3个半月进入枯水期,长江铜陵水位为3.2米,比去年同期下降4.8米,航宽由500米缩减为200米,对货船的行驶技术和速度提出更高要求。
另一个影响是,海轮通道提前关闭,降低了航运效率。据长江航道局通知,长江干线安庆至武汉河段海轮航道、长江干线武桥至城陵矶河段海轮航道相继于8月12日、13日关闭。
上述受访的航运专家表示,长江航运本身是季节性的,目前枯水期提前到来,黄金航运期提前结束,主要影响一是本来9月还能通航的海轮通道提前关闭,航道等级随之下降,二是受航宽、水位限制,原本两个月满载的长江航运期提前结束,影响长江航运的运力。对于货船运输企业来说,受限于水位,货船的载货量会减少20%甚至更多,企业利润会受到影响,主要影响矿石、煤炭、建材等常规水路运输。
这意味着,今年长江的“黄金航运期”已提前结束。
目前,长江流域正在紧急抗旱。据新华社报道,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处长王为介绍,面对持续发展的旱情,水利部从8月16日12时开始实施“长江流域水库群抗旱保供水联合调度专项行动”,累计调度长江上游水库群、洞庭湖水系水库群和鄱阳湖水系水库群向下游补水19.6亿立方米。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柳宁馨,实习生吕思齐 编辑:陈洁)

阅读( 474 )